•         感慨于总是能精辟总结生活现实的电视剧。

            譬如说“初老症”这种东西,它的症状表现为越近的事情越记不住,越久远的事情越被记忆的越发深刻。说自己“初老”不免矫情,可这种症状呢…

            真的是从青葱年岁的细腻中脱离开来了吧,能引起莫名情绪的事物越来越多,但是能用文字说得出所以然来的却越来越少。

            我在细微处逐渐向想象中的那种生活靠拢,但是却刻意去回避去想究竟怎样做才是离想要的生活越来越近。就像开始实习后,能耐心地坐几个小时做手工,但却静不下心来看书,其实我想我也很清楚哪个更重要些。

            现在每一次饿和饿之中间隔的距离越来越短,好可怕。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