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Childhood - [碎碎念]

    2009-09-27

            化学课,老师讲到能源和环境问题,讲到焚烧麦秸秆,讲到南方孩子不知道有没有看到过田里的小麦穗……­

     

            突然想起小时候。­­

            说起来,我也不是田野里奔跑着长大起来的孩子,只是偶尔在回老家的路上,可以将一片葱绿尽收眼底。记得,妈妈几乎每次都用韭和小麦苗来考验和检测我的儿童智商。对麦穗最深的印象不是在田间,不是在粮店的画报上,不是在农业银行的金穗卡上,而是在小学的校门口,是有关于香气和馋嘴的记忆,是关于愉快和满足的记忆。­­

            小学,每年差不多入秋的时候,校门口就会有卖煮麦穗和烤麦穗的摊子。香气萦绕的时候,总能看到摊子周围有一群毛茸茸的小脑袋在攒动,然后一个个举着一把还竖着麦芒的穗子蹦着跳着地挤出人群,认真地把麦粒一个一个捻下剥出,小心翼翼地放在嘴里,闭上眼睛,自得,满足。似乎自己捧着的就是世界上最好的零食。­­

            五毛钱十穂,还算能接受的价钱……­­

            等等,有个小小的身影那么熟悉。­­

            我看到小小的蕾蕾脸上无比欢愉,无比满足的笑容,那个时候很少属于她的笑容。­­

            最近,总看到一些传说中属于80后的特有记忆。我这个踏在80后末端90后初的孩子对那些记忆虽有的并不清晰,却一样有感触。­­

            生了锈却依然爱不释手的绿色发条青蛙。­­

            被我们拍的生起了毛边的纸画片。­­

            各种各样的带着香气的七彩水果橡皮。­­

            男孩子们拿着就觉得威风的不得了的塑料火药枪。­­

            夹带着各式各样小勺的可口的酸梅粉……­­

            一下子,脑子里出现了好多好多,好清晰好清晰。­­

            这么说,原来,大概,其实,我的童年还是色彩丰富,还是活生生的。最起码,它们一下子涌进脑海的时候,眼睛有那么一瞬间,莹润了,模糊了。不知道在计算机和网络的世界里成长起来的真正的90后和00后们,会不会经历过和感受到有回忆的美好……­­

            想起,抒情而已。­

    ­